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快报
上菲红杨汉琳:引领比暂时的订单更重要
发布人:匿名 发布时间:2012-11-15
 每个人都能见证自己的历史,而渝商除了自己,还能见证这个城市和更多人的命运。大江东去浪淘尽,哪怕是一朵浪花也能记录下这个世界。

    深度见证历程

    重庆晨报:在北部新区有两家工厂,一家叫上汽依维柯红岩商用车有限公司(简称“上依红”),一家叫上汽菲亚特红岩动力总成有限公司(简称“上菲红”)。上依红和上菲红两家企业还是让很多重庆人迷惑。

    杨汉琳:2007年,上汽依维柯、菲亚特分别与重庆重汽、机电集团完成了合资合作。上依红和上菲红的投资分别达到21亿元和18亿元。上依红主要是做红岩重卡,而我们是生产发动机。两者在生产、销售方面有一些关联。

    我们今年刚成立5年,在重庆还是一个新企业。工厂的设计产能是年产10万台2.3-13升排量的柴油发动机,目前投产的是重型发动机,年产能为3万台。随后会陆续生产轻型和中型发动机。

    重庆晨报:2007年的合资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上汽依维柯和菲亚特进入重庆是什么样的考虑?

    杨汉琳:在上菲红和上依红合资之前,国内商用车品牌与外资合资成功的案例不多,我认为上菲红成立的时机还是把握得比较好,这也是合资品牌全国布局的战略需要。当然,如果早几年谈下来会更好,因为从2004年过后,中国商用车就有了一个快速发展期。

    我们在重庆的合资是2004年开始谈的,2007年谈成,2009年投产,2010年做了3000台,去年量就大了,达到1.8万台。这个厂最大的特点是我们不是把外方老的产品平台拿过来,而是把菲亚特最新的平台拿过来,我们的产品排放一上来就是欧五,很快又达到了欧六标准。

    下滑

    重庆晨报:上半年结束了,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重卡全行业都遇到了很多麻烦?

    杨汉琳:去年我们销售了1.8万台发动机,盈亏基本持平,原以为今年会赚钱,但今年上半年我们销售了5000台,全年估计在1.5万台,总量会有所下降,但盈亏还是能持平。基建减少对重卡的冲击显而易见,全行业普遍下滑在30%。

    重庆晨报:这个下滑是否是行业预料到的?

    杨汉琳:在去年的时候,行业预期今年销售会低增长或者负增长,但没有预计跌得这么厉害。

    现在行业都在想办法突围,出口是突围的方法之一。我们在北部新区的出口榜单里面去年排第六,出口了6亿多人民币,今年上半年工厂有一半的产品是出口。

    事实上我们的设想是三分之一出口,三分之一提供给上依红,三分之一内销,这才是最均衡的销售方式,但现在国内遇到的困难比较大。

    难关

    重庆晨报:现在国内普遍都还是国三排放,但你们的产品是欧五、欧六的标准。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矛盾,首先是你的成本会偏高,其次是国内目前对排放标准的切换还是有不同意见,民营企业对提高排放标准很抵触,上国三已经让很多企业举步维艰,如果国4标准实行,就会让很多企业无法生存。

    杨汉琳:这的确是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我们的产品略有超前。当竞争对手做国三标准时,我们的装备、配件已达到了欧六水平,我的成本肯定比别人高,所以不具备价格竞争力,要么我把配套体系降下来,要么等国四,甚至国五的产品成为市场主力。

    重庆晨报:现在算是上菲红最困难的时候?

    杨汉琳:不是。去年我们特别困难,虽然我们的销量到了1.8万,但是面临很难的两个问题,第一是生产的情况,我们要内部研发、稳定生产,第二则是社会的服务能力,因为我们的发动机卖出去,是在全国各地销售,我们需要建立遍布全国的服务网络,而这是需要花时间的。

    所以今年虽然形势不好,但我们对产品的控制能力已经成熟,服务能力也提高,目前我们在全国有300多家服务点,已经是能够基本满足用户的要求,以后我们只需把网点加密,提高网点的深度维修能力就行了。所以今年销售形势差一点,但我们还是有信心活下去的,而未来的形势也会对我们越来越有利。

    重庆晨报:这个工厂的生存问题已经解决?

    杨汉琳:2万台的销售已基本解决了我们的生存问题,所以我说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了。

    事实上我最怕的是产品的口碑没有形成。18个亿的投资结果是生产出来的东西被别人说成是烂货,那我们就完了,现在我们装在上依红上的发动机和出口的发动机口碑都不错。如果说之前我们有什么收获的话,并不是说我们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工厂,而是把产品的口碑树起来了,这才是我们真正感到欣慰的。

    变局

    重庆晨报:明年7月1日国四排放标准的切换会带来市场格局的变化吗?

    杨汉琳:明年7月1日切换到国四,我们目前的成本劣势会降低,而质量优势会更突出。

    我注意到一个现象,目前我们的产品在广东等发达地区更容易切入市场,这说明质量主导正成为趋势。

    重庆晨报:中国的制造业产能早就饱和了,差异化也不明显。面对这样的市场,按我们理解,市场最血腥的时候还是拼刺刀,一台一台地卖。

    杨汉琳:在重卡市场上不是,它和普通商品不一样,我们要做的更重要的事是引领行业的转型―――是我出什么牌,你跟什么牌。中国以前的重卡发动机保养里程是几千公里,我们一上来就是3万公里,事实上我们的产品在欧洲可以做到10万公里。

    再打个比方,比如说发动机的制动,在国内,以前发动机制动很少,卡车在刹车时就靠浇水冷却刹车片,这是一个不科学的方式,而我们在推出发动机制动后,一辆走川藏路的上依红大卡车,在18公里的长下坡上可以一脚刹车都不踩。而我们把发动机制动变成一种标配后,影响了不少发动机制造企业把此作为标配。

    我们的发动机噪音的确很小,而噪音这个东西并不是短期能够改掉的,就像人能长多高是一生下来就决定了的。以前,用户还抱怨我们的发动机噪音小,担心是不是马力不够。

    我们现在拼的并不是眼下订单量,而是企业的战略―――未来战略的关键是你得知道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我们的产品开发周期可能在3到5年,在开发一个产品出来,我们需要有前瞻性,所以我认为我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进入了持续发展的时期。

    重庆晨报:国内重卡市场,包括上菲红真正市场发力的时间表在哪里?

    杨汉琳:国内重卡市场复苏取决于中国经济的走势。对于企业自身的高速发展,我预计是2014年:后年我们出口到美国、欧洲的数量会显著提高;上依红市场调整结束后,我们争取做到70%的配套;另外就是国内其它企业的市场份额。

    中国这个市场在前几年高速发展以后,现在肯定是要回归理性,思考一下未来怎么走,不可能长期都是这样的高速发展。你错过了昨天的机会,不一定错过了未来,而是要看你怎么调整。

    在中国企业界,潍柴的赢利能力是惊人的,这说明了柴油发动机的前景。我想,企业不要看一年、两年的发展,而比的是一种长跑能力。有的时候你需要用时间去换空间,就好比一颗种子,能不能从土地里面窜出来很关键。

    目前我们在国内的市场占有率不到1%,未来增长的空间很大。我们希望再过5年能达到10%。

    在杨汉琳的手机里特意保存了一张照片:一只蓝色的蝴蝶悄然停在柴油发动机上。杨汉琳想借这张照片告诉我们,上汽菲亚特红岩动力总成有限公司的车间没有柴油异味,很环保、很绿色,连蝴蝶都愿意光顾。

    当然,对于上汽菲亚特红岩来说,技术路线背后还有更多、更远的战略考虑:

    重卡历来被认为是经济运行热度的晴雨表;在经过了差不多十年高速增长后,重卡市场今年出现了近40%下滑的雪崩行情。

    当基建、钢铁、煤炭等基础产业面临全面萎靡时,重卡板块在极其复杂的市场局面中又充满着变数:明年7月1日,重卡将强制切换国四排放标准―――切换的直接结果就是让上菲红目前的成本劣势被削弱,而技术优势被凸显。

    杨汉琳认为上汽菲亚特红岩的技术优势是这个年轻的企业打破重卡市场格局的重要机会。

2009 CHINA SFH ALL RIGHT 渝ICP备08003227号
访问统计:357021 今日统计:10